小说:自由荒首发

第七章凤凰涅盘

  通吃听到爆炸声,一把揪起来被他踩在脚下的梁君,说:

  “老子的火种,藏哪里了?”

  梁君闭着眼睛说:

  “我暗影飞贼只偷东西,不还东西!”

  “老子知道你偷火种为的什么,不就是救城外的人吗?那些都是吃冰晶上瘾的人,根本无药可救!没什么大事你拿去玩玩就算了,现在有麻烦了,赶紧把火种还给老子!”

  梁君先是被通吃的话震了一下,迟疑了一会之后说:

  “火种……在城外……”

  “误事!快去拿来!”通吃把梁君摔倒地上说。

  梁君低着头,快速地钻入了一个人的影子之中,消失了。

  饭馆内的赌徒开始惊慌,因为爆炸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集。就好像有几十门大炮在攻打凤凰城。

  爆炸的火光把原本就很明亮的街道照得好似白天,屋内有人带着哭腔说:

  “我得回家,我的……”

  “都别动!”通吃大吼一声,打断了那人的话,也压住了众人狂跳的心。

  “现在没有火种,老子最多也就能保住这间屋了!待在这里比哪都安全!”

  话刚说完,一枚炮弹就落在了屋外。

  轰——

  饭馆的门和临街的墙都被炸飞了,屋里的杯碗都被震得粉碎,周围不时地飞来被崩飞的碎石。

  通吃站在最靠近门口的地方,双手张开。若不是他,此刻这间屋里的人都已经和那些碎石一样飞走了。

  整面墙被炸开,视野变得开阔了,再加上火光的照射,石峻清楚地看到了爆炸后的悲惨景象。

  原本干净平滑人来人往的街道横尸遍地,血留成河;原本挂着灯笼挤满赌徒的房屋被炸得残缺不堪,焚烧殆尽;原本有说有笑的人们哭嚎呐喊,奄奄一息。

  还没等石峻真正理解这些景象,一边的夏月薇已经哭成了泪人。

  “死……死了好多……好多人……”哽咽的夏月薇泣不成声,只是站在屋里,她就能感受到无数的生命在消失。

  石峻听了夏月薇的话,看着雪地上燃起的熊熊烈火,回想起了石头城那冰雪飘飞的一幕。虽然一个冰冷,一个灼热,但这两个场景都伴随着死亡和痛苦。

  石峻想擦干夏月薇的眼泪,可那双眼睛像瀑布一样泪流不止。早已燃起的怒火使得石峻拔出了只剩下一半的木剑,他走到了通吃的旁边。

  通吃除了挡住了爆炸的威力,似乎还挡住了外界的声音。

  刚走到通吃身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房屋的倾斜倒塌声,一下子占满了石峻的耳朵和全部神经。

  大火灼烧着石峻的皮肤和每一寸神经。

  “小子,这是战争!一把断剑,就不要妄图插手了!”

  “我不跟你赌博,咱们做个交易吧!”石峻双手握着木剑说。

  “什么交易?”通吃没有看石峻,眼睛直直地盯着炮弹飞来的方向。

  “我去解决那个人,你的火种,借给我!”

  “凭你?”

  石峻此刻的自信,和以往完全不同。

  和铰首僧人战斗时的那股火焰再一次燃起来了。不过这一次,石峻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稳定地把控着这股力量。

  石峻能清楚地感觉到敌人有一个,在城外数百米的地方。而且这个人的实力,在自己之下。

  石峻手中的木剑突然喷出火焰,火焰如同有生命一般聚成了一把剑。

  “凭这个!”

  通吃没有看石峻的剑,偏过头看了一眼石峻的眼睛,卷曲的胡子抖动着说:

  “哈哈哈哈!老子重来不做交易!老子就赌你打不赢!打赢了,火种就给你!”

  石峻握着剑,朝凤凰城的入口狂奔而去。

  玉璃本想阻拦,但她感觉得到,石峻手中的火焰已经和之前那团把自己烧的得通红的火焰不同了。

  还没有见到敌人,石峻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因为他在脑海里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他迫切想要停止城里的惨剧。他狂奔着,踏着地上的冰块的碎屑,踩着燃着火的衣物,越过倒塌的房屋,朝他心中的邪恶冲去。

  城外,老人右手平摊在胸前,手心里连续的向外长出黑色的圆形炸弹。老人左手则一个又一个地拿起炸弹,用嘴上叼着的卷烟点火。

  炸弹虽然只是被老人轻轻一甩,但却像大炮一样轰向了凤凰城的火海之中。

  “陆三炮,有人过来了。”一旁的女孩端着狙击枪说。

  “交给你喽!”

  “这是酒红子弹要杀的人。”

  “酒红子弹人呢?”

  “和5点一样,看不到!”

  “那就替他杀了,还能多收点佣金!”

  “你什么时候和沈炆一样喜欢算计钱了?”

  “老年人的共同语言,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可谈不来!”

  “切!”

  石峻也看到了远处的两个人影。虽然只感觉到了一个人,但石峻早已经做好了来多少杀多少的准备。

  首要目标就是那个不停扔着炸弹的陆三炮。杀意隔着遥远的距离,刺向了陆三炮。

  “相当不错的杀意!”陆三炮说。

  “咚!”

  枪声便是女孩的回答。

  一声沉闷的枪响,声音大而悠长。瘦高女孩的大帽子被枪的后坐力吹开,头顶上的发夹闪着银光。

  在发夹的中央有一块玉石,上面刻着数字——“1”。

  石峻只顾着狂奔,根本没注意到有一颗细小的东西朝自己射了过来。在听到枪响后他依旧没反应过来,还在快速冲刺着……

  直到浑身渐渐失去了力气,感觉有东西正从自己的胸口往外流,石峻才在倒下的瞬间低头看了一眼——触目惊心。石峻倒在地上,大量的血液冲出自己的身体,染红了衣服、土地、还有自己的视线。双眼模糊的石峻没有感到太剧烈的疼痛,上一秒对敌人的愤怒转为了对死亡的恐惧。石峻还不想死,他还想找母亲,想见石峰……

  高瘦的女孩把枪背到背后,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帽子。漂亮的金色短发有一次被她用大帽子完全盖住了。没有枪挡在面前,才能看到她那一双碧绿的双眸。睫毛很短,似乎是故意修剪的。鼻梁和脸颊上有狙击枪镜头压出的浅痕,她抿着嘴说:

  “你动作快一点吧,牛大山你不用担心。”

  “你的性子越来越急躁了,这可是狙击手的大忌!”

  说着,陆三炮脱掉了上衣。枯瘦干黄的身体恐怕连石峻最普通的一拳都接不住,好在石峻已经被1点射倒。

  陆三炮原本微驼的背猛地挺直,双手都生出了黑色的炸弹。挺直腰板的时候,扣在肚脐处的一枚脐钉露了出来——“11”。

  陆三炮双手并用,开始了两倍于之前的猛烈轰炸。

  “这脐钉不是和你挺配的嘛!”1点说。

  “不要再嘲笑老夫了,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了组织的一个首饰在肚脐上打个窟窿。”

  “不想要的话,就在其他十一个人里随便找个人杀掉吧?”

  “组织内自相残杀,这可不太好!”

  “你不是杀了11点才有的这个首饰么?”

  “那时候老夫还没加入组织呀!早知道他带着这玩意,老夫绝不会去找他的!”

  “等一下!”1点突然警惕地说。

  不用1点提醒,陆三炮也停止了轰炸。不远处的石峻,浑身冒着红光,甚至掩盖了他身后的火光。

  石峻横在半空中,中弹的胸口处喷发着灼热的火焰。火焰直冲云霄,刺眼的光芒完全掩盖住了还在燃烧的凤凰城。原本握在手里的半截木剑狂怒般吐着火舌,一把几乎完全由火焰组成的火之剑在石峻的手里猛烈地燃烧着。灼热的空气融化了凤凰城外厚厚的积雪和深深的冰层,到处乱卷的蒸汽像个圆球一样包覆着中央闪闪发光的石峻。热浪卷着瞬间被融化的雪水四处流淌,直冲到了1点和11点的脚边。

  “那不是老子的火种吗?这小子……”通吃站在饭馆前,一边抵挡着炮火一边说。

  这时梁君突然从通吃的影子里探出了头,惊恐地说:

  “火…火种,被那个小子,吸……吸走了!”


更多精彩:
刘永灼 http://www.baiguanw.cn/gj/20181102/194334.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络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星界秘闻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美食快讯 | 美食营养 | 减肥食趣 |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曼果文化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