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主创做客 导演:重口味影片看起来过瘾

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0-29 17:05:27

 

由王光利导演,任达华(微博),颖儿,袁弘等主演的影片《制服》于11月29日上映,28日导演王光利携主演颖儿和袁弘做客网易娱乐,畅聊影片的台前幕后。影片包含犯罪、警匪、惊悚和恐怖的等元素,导演王光利说影片“就像我特别喜欢吃重口味的火锅一样,用很极端的形式把人性的东西进行表现,也是用极端的方式来把情感的部分进行表现。”第一次拍电影的袁弘表示自己平时就很喜欢看这个类型的电影,十分喜欢《制服》的剧本。颖儿则自曝因为表情夸张,被剧组同仁取外号“表情姐”。

导演王光利谈影片:用极端的方式传递正能量

网易娱乐:大家好!这里是网易《超级面对面》,今天有一部即将上映的非常受关注的电影的三位主创来到现场,让我们欢迎《制服》的导演以及两位主演颖儿和袁弘。我先问导演好了,《制服》这是一个动词呢?还是一个名词?

王光利:动词只管动作部分,名词管一些文戏和心理部分,《制服》是一个犯罪悬疑片,犯罪里面就有犯罪的动作,有犯罪的心理和动机,中国汉字最大的魅力就在于非常的丰富。所以在这个电影里面你能看到名词部分,也能看到动词部分。

网易娱乐:影片乍一看上去样貌是犯罪片或警匪片,其实还有点往恐怖路线走的惊悚悬疑片,导演,这样的题材是您个人的爱好,还是看准了现在国产片这个类型的影片是比较稀缺的?

王光利:犯罪类型,警匪,包括有些惊悚和恐怖的元素,这是我很喜欢的,就像我特别喜欢吃重口味的火锅一样,我觉得它是用很极端的形式把人性的东西进行表现,也是用极端的方式来把情感的部分进行表现。

网易娱乐:您这么一个重口味的人怎么会选择两位清新的主演?

袁弘:看着清新而已。

颖儿:对呀,其实很重口味。

王光利:其实内心也是。

网易娱乐:袁弘说在看剧本觉得有B级片的感觉,我不知道导演认不认同,咱们可以说现在这个市场上没有B级片的分类,但不乏B级片的粉丝,有一大帮看着国外电影,看美剧的观众是很喜欢这种路子的,您是不是有意在这方面开创一下?

王光利:对,对,毫无讳言,我也是B级片迷,我非常喜欢,我觉得B级片确实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表现你想表达的东西,比较尖锐,也比较刺激,口味重,但是看起来过瘾。当然,我们国家确实没有电影分级,会有很多限制和障碍,但是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我们创作者必须要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在这些迷宫里要走出一条路来。而且中国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大,空间越来越多,我认为类型应该越来越丰富,这样观众挑选的余地大,就像到了一条美食街,不可能只有一种风味,应该是各种风味都有,西餐有了、粤菜有了,上海菜有了,四川火锅不能没有。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王导的影片影像风格一向是比较凌厉也比较写实,这部戏又有很多蛮刺激的镜头、画面,在这上面有没有什么独具匠心的地方。

王光利:我觉得这种类型的电影必须要有足够的信息量,不能够拖泥带水,所以我们拍的,首先多机位,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个机位来拍一些动作,让观众从各个角度,甚至是从一些墙面的反光看到一些细节,剪出来,我们90几分钟的电影,2000多个镜头,差不多平均一两秒钟就是一个镜头,信息量很大。我觉得所谓的重口味不仅是在内容上,形式上也要有,刚才我说的是画面,还有音乐,也都是,我们请的是韩国一个非常棒的作曲,他的重口味作品叫《追击者》。

网易娱乐:导演在看剧本的时候会感觉到一些同类型优秀的国外影片的影子,我不知道导演在创作过程中脑子里有参考的对象吗?

王光利:我非常喜欢的大卫.达芬奇的《七宗罪》,它让你看了以后过瘾,不管是警还是匪,他都是人,警不是天生就是警,匪不是天生就是匪,匪在匪之外有人性的一面,警在警之外也有兽性的一面,我觉得这是很丰富的。

我们《影片》主题也是,原来我们的名字叫《天使左手,恶魔右手》,其实善和恶同时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我之所以对犯罪题材那么有兴趣,是因为其实我小时候是一个好好学生,我在读高中的时候,有一天偶然得到一本犯罪心理,我一看吓我一跳,怎么这里面的心理我都有啊?我觉得不得了,但后来跟同学们交流发现每个人其实都有,都有黑暗的一面,这种黑暗的一面就像我们一个健康的人身上有很好的血液,有肌肉,但也有粪便,也有一些脏器,有好的,有坏的,细胞里面也有好细胞、坏细胞,癌细胞都有,只是说在什么情况下哪一种会战胜哪一种,每个人也是,善和恶,我们自己要做到扬善除恶,时刻给自己这样一种自我的期许和暗示。

袁弘:其实我们这个影评原名叫《恶魔右手》,没有批过,其实我更喜欢那个名字,《天使左手,恶魔右手》,一念成佛,一灭成魔,其实现实中有太多这样的故事,太多这样的人和事情。其实都是一念之间的,你说都是绝对的恶人吗?没有,可能他平时生活中为人很随和,很低调。一个好人很有可能一念之差就会去做坏的事情,一个坏人也有可能,他平时很多时候本性是很好的,没有真正的善恶之分。

网易娱乐:好象大量的犯罪片关于善念和恶行永恒的探讨。

颖儿:像我是平常特别喜欢看这类的题材,我是非常非常爱,因为国内很少有这样的题材,所以我之前就老是看香港的,警匪片啊,后来就去寻找韩国的和日本的,国外的,其实我以前看的时候我在想,我的心理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喜欢看这类片子?我以前其实挺害怕的,但后来我发现我看完以后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作用,第一,比如说我看这种犯罪片,我以后会预防犯罪,女孩子有的时候出门在外,不安全,所以我就会特别的保护自己。

 

王光利:这种预防是两种意思,一种预防是预防自己去犯罪,伤害别人,另外一种预防是预防犯罪分子来伤害自己。然后我觉得还有一层应该是更重要的,我们普通人为这个社会上各种恶性事件,我们也要检讨一下,是不是我们的一些言行导致了,这么多的恶性事件跟我们是不是也有关联,我们的社会,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到社会教育,是不是有问题,包括我们的媒体,当然,到我们的电影也是,作为一个娱乐产品,它是不是也有责任,所以在这个电影里面,虽然说我们刚才讲了重口味,犯罪,悬疑,惊悚,恐怖,貌似好象这种重口味是负面的,实际上它是一个正能量,就像火锅,它让你吃完以后出汗,让你把压力疏解,实际上整个电影是通过一个极端的表现形式和表现内容来传递一种骨子里面的正能量。


 

《制服》主演颖儿。
《制服》主演颖儿。

颖儿谈角色:表演夸张被取外号“表情姐”

网易娱乐:两位主演也介绍下自己在片中的角色。

颖儿:我在《制服》里面饰演的是《制服》的动词部分,“制伏”,在里面演一个警察,华哥,我,还有袁弘。

网易娱乐:我们也从宣传方放出的海报里看到了你和先前非常不一样的造型,先从浅显的聊起,这个造型满意吗?

颖儿:挺满意的,特别满意。

王光利:只是当时比现在胖一点,如果像这么瘦就太好了,感觉好象警察的伙食很好一样(笑)。

网易娱乐:每次见到颖儿都要聊减肥的话题,是不是已经习惯了?

颖儿:对,习惯了,那时候我来这边是《千山暮雪》做访谈嘛,我当时梳了一个特别二的头,我后来再回头看那个照片,好胖啊。

网易娱乐:那时候脸型还是有点肉在,但也让人很惊讶,隔段时间看到你你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

王光利:对《制服》前和《制服》后的不一样就是演《制服》容易减肥,看《制服》也能减肥,所以要减肥的网友们,尤其是女性网友,到电影院看《制服》,有助于减肥。

颖儿:电影拍的时候有一些夜景戏嘛,晚上特别冷,容易饿,我就在那儿吃汉堡。

网易娱乐:导演看到岂不是很火大?已经嫌你不够瘦了。

颖儿:没有,导演想演一个胖警察。

王光利:所以很多动作戏,比如跑步,一遍、两遍、二十遍的跑。

颖儿:我记得有一场,追犯人,虽然我没有追到,那是最后一天拍的,我是要先把车开到工地,然后要爬上去,因为我穿的鞋还是有跟的,而且那个工地那个都是竹子搭的,其实挺不安全的,像我跑步超慢的。

王光利:要爬到20楼。是建筑工地大楼外面的脚手架。

颖儿:导演说“以最快的速度跑上去!”我第一次跑完以后,导演说“好慢啊……”

网易娱乐:咱们这么追求真实,连枪,装备都是用真的,可是女警允许穿有跟儿的鞋吗?

王光利:她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做别的事情,这边总部呼叫,她穿便装,总部呼叫,她在半途中过来支援。

颖儿:有一点点跟,但因为我迈上去的是竹子搭的,所以它是有缝隙的,跑到三次、四次的时候我就想“我拼了!我要以吃奶的劲儿跑!”然后我就冲上去,完全不管不顾了,好象跑到九还是十层的时候,我说“导演你再不喊卡,我就感觉我要掉下去了。

颖儿:也是对她的锻炼吧,非常有利于减肥。

网易娱乐:其实第二遍的时候已经过了是吧(笑)。

颖儿:没有,第四次的时候导演说“卡”我在想导演要再不喊卡我感觉就要掉下去的时候导演喊卡了,然后我下来的时候导演跟我助理说“颖儿跑得挺快的。”

网易娱乐:大家看到你们更多是电视作品,演电影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颖儿:电视剧毕竟是快餐文化,有的时候可能还没有演明白呢,可能就过了,你自己经常觉得,哎?我就过了吗?导演可能觉得,就过了,OK了,他就要这个样子,讲故事嘛。电影发挥的空间就很大,我记得当时我们拍第一场戏的时候,我就突然有压力了,可能就是那么一两行字,比如说我在办公室,我进来,可是我进来都不是简单的进来,我进来要先拿这个,平常我的生活习惯是什么,我要先在黑板上写几个字,要过来这边做一个动作,我在这边跟他讲一句话以后我边走边说,可能就是一句话,可能我要通过很多很多的东西去完成。

网易娱乐:需要大量细节的设计。

 

颖儿:行动,很多的行动。因为有一些动作不是我平常的生活习惯嘛,所以做起来就相对来讲比较困难,我觉得这个是和电视剧很大的差别,像我昨天自己也是在那儿想我的一些问题的存在,比如说电视剧里我的表情有时候会比较夸张,因为我说实话,我生活中就是一个……他们给我取的外号就是“表情姐”。

网易娱乐:表情比较丰富。

颖儿:非常丰富,基本上我在参加任何活动照的相,要不就是大笑,要不就是各种歪脸,要不眼睛就是瞪的,不停的做表情,可能我在演警察这样的戏对我来讲稍微有点困难,压力比较大,因为我的表情丰富嘛,所以演的时候我就要去调整,要把我所有的缺点全部摒弃掉,我的习惯要摒弃掉,我要让她收收收,一直收到快没有,才能够达到准确。

袁弘:电影银幕大,稍微有点小的细微的东西就会看得比较细。


 

《制服》主演袁弘做客网易娱乐。
《制服》主演袁弘做客网易娱乐。

袁弘谈表演:演电影的创作空间比较大

网易娱乐:袁弘也说说自己在片中是怎么个制服?

袁弘:我在片中应该也是负责动词的部分,我们三个人演警察,我和颖儿、华哥,我演的是一个初出茅庐,刚刚从警校毕业,自己觉得自己很厉害,在学校里是高材生,平时也是悬疑推理小说的爱好者,觉得自己看书都已经看烂了,什么都懂,但其实……而且对警察局的,像华哥这种前辈稍微有点不屑,但是一上来就被杀了个下马威,其实在过程中是学到了东西,其实我拍这个戏里面,这个角色和我本人的情况也比较像,我也是第一次拍电影。

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很喜欢那个剧本,一看那个剧本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我倒不是喜欢什么犯罪类型,但我喜欢这种类型片,而且在讲这种很极端的事情,比较探讨人性这种主题的,我看了很多我喜欢看的电影的影子,我也喜欢B级片,我拍这个剧本的时候也看到了B级片的影子,当时我记得第一次跟导演在上海剧组9月份见面,坐那儿,还有编剧,大家第一次聊得就挺愉快的,一拍即合。

王光利:袁弘的形象确实是偶然见到,在我们电影开机前,一直觉得这个角色很范畴,所以我们把这个角色的戏都往后排,偶然见到袁弘以后,我们觉得“哇!就是他!”因为他的形象首先非常贴切,还有跟他聊天的时候,他整个的气质比较丰富,每个地方,只要你点他一下他都能出得来,我觉得演员必须要聪明,情商、智商都要很高,而袁弘身上都有,他演这个角色正好是一个“菜鸟神探”,完全没经验,可能真正的尸体都没见过,犯案现场都没去过,可是他脑子里的东西都是各种美剧啊、侦探小说,这些东西,所以他内心觉得自己是一个神探,到哪儿去都要指手划脚。

但这个电影很遗憾,因为他进剧组以后,剧本没办法再大调动了,所以他的戏不够,展开的还是不够,有些地方少许有些遗憾。

网易娱乐:你们仨凑到一起,说到刺激、紧张,两位可以结合自己的角色,你们回想起来印象中拍过的对你们来说最有冲击力的一场戏?

袁弘:我其实有几场动作部分的,带着特警队员,比如说确定了一个嫌疑犯藏身的住所之后,带着大家往里面冲,那个给我印象就很深,因为当时除了我之外,其他的是真正的特警。

王光利:而且所有的道具都是真的,真枪实弹,防弹衣。

袁弘:拿的枪都是真的,一招一式,你在一个队里面,一招一式必须要一模一样,要不然很容易露馅,人家的动作、频率跟你不一样的话,很容易露馅,我不知道女生怎么样,作为男生来说我很享受这个过程,男生从小就想玩枪,有那种梦想,第一次拿到真枪,跟他们一招一式学,他们有很多讲究,进门之前怎么样排队形,进门之前谁走第一个,分工非常细致,每一个动作都得到位,每一个脚,转一个脚应该先迈哪一步,先往哪个方向偏,都有很细节的要求,我们拍的时候基本就像实战演习一样。

王光利:而且他的负重其实很重的,防弹衣,各种靴子等等,都是很重的,都有几十公斤吧。

袁弘:防弹衣是上钢板的。

颖儿:比如说车开到,我们谁先下车、谁先进去,这个要熟这个阵,那个要熟那个阵。

王光利:它有很多暗语,不出声,全靠暗语。

袁弘:手势。

网易娱乐:说到电视剧,大家看到你们更多是电视作品,第一次演电影,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袁弘:还是挺不一样的,一个是创作空间,电影,因为它还是会比较给人创作空间,电视剧更多是快餐的、流水线上的商品运作,一天可能要拍十来场戏,除了背词,在一定程度上去表演创作,没有太多空间给你,电影的创作空间会比较大,本来它的剧数就是电视剧的十分之一,其它更多的是想象空间和现场在创作时你自己发掘出来的东西,空间比较大。

第二个是,其实电视剧最主要就是讲故事,就是把故事尽量写得峰回路转,带给老百姓,电影有时候更多的是让你去思考这些东西,其实对于演员来说,你要在表演里面留出空间来,对于我们来说你要留出空间来,首先是你自己要理解这个东西,所以对于我来说很不一样的就是理解剧本,其实这个剧本在看、在演和我现在再看成片,我对它的理解都会不一样。

网易娱乐:全部放大好多倍。导演也可以谈一谈。

王光利:这跟类型不一样,尤其我们这种类型,必须要极其准确,很细微的一些动作,包括一些小动作,不经意的,可能是无意识的小动作,都要准确。

网易娱乐:要为后面埋下伏笔。

王光利:对,因为这些小动作实际上是你内心的表现,还有眼睛里面到底要有多少亮光,如果说老戏骨,他都会把握得很准确,你都不用说他看了这个剧,觉得我在什么时候需要眼睛给你一点点光,这次华哥就做得真的很准确,准确是很重要的。

还有电影跟电视剧的区别就是电影的节奏一定要大,尤其这样的电影,节奏要非常快,所以没有时间给你去酝酿,你酝酿都是在喊开始之前就要酝酿到位,因为每一场戏,一场戏可能最长就一两分钟,而这一两场戏里的镜头数又有几十个、上百个镜头,你要怎么办?如果你给要时间,那到时候就剪掉了,就没了,所以很大的区别,挑战从表演上来说就要跟更加准确,做的功课有很多。

刚才我说过,类型不一样,我们这个电影是B级片的警匪犯罪的类型,它需要大量的细节,大量的情节,大量的内容,大量的信息量。

网易娱乐:好在您的阵容里有这么受欢迎的演员,包括今天没来的任达华(微博)、徐若萱,应该会有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明天就要上映,各位对这部影片分别有什么期待?

袁弘:好吧,我先说吧,昨天我有几个朋友去看戏,因为是朋友,所以都是臭味相投,大家都喜欢的类型差不多,看完那个之后我朋友很激动的跟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接这个戏”,因为他也知道我在这个戏里面可能角色不多,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功能性的,但他看完之后他就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这部戏,我为什么会接这部电影,我希望能够通过这部电影跟有共同爱好者的在电影院里面有一个交流,也是一次,就像导演说的,一次试水,新餐馆开张不说,而且是从来没有过这样口味的餐馆,我希望广大食客可以去品尝,也有比较好的“进餐体验”。

王光利:然后我要说,袁弘的一个粉丝在南京点映的时候,他当场跟别人打电话,“这个电影好看好看!如果不好看你打我!”后来还把这个放在微博上,今天我看微博都在转,“不好看你打我”。当然打是打袁弘了。

颖儿:像我呢,因为我自己喜欢这个类型的题材,其实我这个戏不是我第一部电影,我之前有拍过其他两部电影,但我拍完这部戏以后,所有的人问我,也不是问我,我自己经常跟人主动去讲,我说《制服》好看,《制服》真的好,你一定要去看,到时候上映你一定要去看,我会跟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去讲,我说这部戏是真好看,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我自己拍的电影我自己之知道嘛,好不好看,我也要对得起我的朋友,我不能让他们抽出百忙的时间看一部不好看的电影,我觉得要对他负责。

 

所以我自己昨天看完以后,包括昨天还有我的朋友也过来看了点映,点映后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好的反应,所以我觉得蛮激动的,我觉得这部电影真的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一定要去电影院看,这样我们可以在看完以后分享一下电影的心得,分享一下爱好这类影片的一些心得。

网易娱乐:希望如我们三位主创所说,这么一部算是一个新菜系的餐馆的开张,能够满足国内有着相同趣味的观众,可以去好好领略一下,再次感谢三位的到访,祝愿《制服》的票房大卖,谢谢三位。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络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星界秘闻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美食快讯 | 美食营养 | 减肥食趣 |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曼果文化网 版权所有